other@@3522vip_www.3522.vip_县衙门前警示牌

县衙门前警示牌
来源:摘自《拾阶而上》 作者:邱东
时间:2017-11-08 17:03:44

    到河南南阳的内乡参观了古县衙,这是国内按原貌保存最好的县衙。

    内乡县衙里面,果然五脏俱全。不过,让我印象最深的,是县衙的大门之外一左一右不大起眼的几样摆设。

    正对大门,右手有木架子支起一鼓。不用说,这是让人来击鼓鸣冤告状的。而大门左手,竖着几块石碑,一块上面刻着“起诉笞五十”,另一块则刻着“诬告加三等”。这十个字,可能不大惹人注意。

    要说“诬告罪加三等”还好理解,怎么一起诉就先得挨打呢?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 县衙内,还挂有不少牌匾,反复重申着良治的理念:“赏疑唯重,罚疑唯轻”“天理国法人情”“恩施格外”,等等。说得多好啊,奖赏高点无所谓,可惩罚得轻点;不光讲国法,还得讲人情;不光要施恩,还得格外……全都特别的以人为本,怎么到了告状这事儿,就腔调变了呢?

    这“笞”可不是闹着玩的,那是用竹板或荆条打人脊背或臀腿的刑罚,就是让你吃板子啊。而且,上来就是五十下,还不打得人皮开肉绽哪?到底还让不让人告状呢?

    看到这警示石碑,又想起前几年到江西浮梁古县衙。那儿没见到这种警示石碑,可大门口摆着一块大大的木板,满板的钉子,锋利的铁尖儿朝上竖着。我问其用处,据说是告状之人先要在这板上跪过,方可击鼓呜冤告状。

    两处的情形加到一块,使我明白了,原来,那时告状是先要付出大代价的。

    在这种法制设计之下,想告状的人事先就得掂量,自己的冤情到底有多大,是不是大过了挨竹鞭和跪钉板所带来的痛苦。如果不值得,那可能就得换个方式解决吧。庭外私下协议什么的,道儿多着呢。

    估计这么一来,民事和刑事诉讼的案子就可以大大减少,行政成本也就降下来。难怪县衙里刑房只是小屋一间,估计办公人员也只是几个。

    如果当事人确实太冤,鞭笞钉穿这么大的痛苦都不放在眼里,或者说,都可以承受,那所告之状往往不虚,也就大大减少了成为诬告的可能,也就不大容易被加罪三等了。事先就把最差的可能性摆出来,反而不大容易走到那一步,这就是预警的作用,勿谓言之不预也。

    右设鼓,给百姓告状的机会,公开言路,以体现皇恩浩荡;左设碑,明示代价,又限制百姓,让人慎用这机会。可以告状,但不是无所顾忌,不能告刁状。

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